推荐资讯

静静的看着后土领悟其中的法则,这些生死法则酆都已经领悟完

发布时间:2019-01-23 21:51 浏览:
“无需多说,你有你的路,从此巫族与你再无瓜葛。”帝江沉思的片刻,随即沉声说道。
 
    其他的祖巫听到帝江的话,想要阻拦,但是犹豫了一番,最终还是没有拦,毕竟现在后土已经不再是祖巫之身,便不复祖巫之名,况且后土已经有了元神,有了自己的路,再留在巫族又能做什么,难道让一个不是巫的人来统领巫族。
 
    “大哥,我不要离开巫族,我虽然有了元神,但是我还是一名巫,我的巫族神通并没有消失,我还可以为巫族而战。”后土疯狂的大吼道,双手抓住帝江,眼中满是乞求之色。
 
    红云在一旁看着,心中也有疑惑,盘古为什么要这么做,这样给了后土元神,没有算到巫族的这些祖巫对后土的质疑吗?不过红云不管这些,以后巫族的事情都不管他的事,他也不想在过问巫族。
 
    “我意已决,你不在为巫族。”帝江坚定的说道,浑然不被后土的乞求打动。
 
    后土求助的看向其他的祖巫,但是每当后土看向哪一位祖巫,哪位祖巫便会扭过头去,纷纷躲避后土的那求助的目光。
 
    过了一会,后土无助的后退了两步,精神有些恍惚,知道事情已经没有办法更改,后土对着自己的胸口猛然打出一掌。
 
    “噗。”后土顿时吐了一口鲜血,过了片刻,在她的体内,心脏上面有着三滴心头血,突然有一滴落了下来,后土吐出之后,拿在手中,散发着强烈的浊气。
 
    “大哥用我的这滴心头之血,可以在巫族之中任选一位大巫,再有你们每人的心头血淬炼,可以造出一名祖巫。”后土将那一滴心头血递给了帝江。
 
    看着后土脸色苍白的模样,还有那有些恍惚的神情,帝江感到一阵心疼,不过最后,还是一狠心,帝江转过头去,带着其他的祖巫,向巫族的方向飞走。
 
    待到这些祖巫都走后,红云看着后土有些怜悯,轻声说道:“你可悔?你可恨?”
 
    后土失落的看着众祖巫离去的方向,露出苦笑,听到红云的问话,后土自问,自己后悔吗?后土内心最深处的声音,告诉她,不后悔,有了元神她不后悔,有了元神,她才知道父神出了遗落,她要去填补这个落洞。
 
    至于恨?后土没有恨,她虽然知道自己补缺那个落洞需要付出什么代价,但是她为了完成盘古的意愿,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,她也会去做,这是对盘古的信仰。
 
    同样,后土也知道,红云是在问他,恨不恨其他的祖巫,后土对于帝江等人没有恨,有的只是浓郁的兄妹情,帝江将她赶出巫族,后土认为帝江有他的苦衷。
 
    “后土无怨无悔,还请道君指明路。”后土对着红云施了一礼,坚定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不必如此,此乃生死簿与判官笔,对你或许有用,你自己领悟吧!”红云将冥书拿了出来,递向后土,这本该是后土之物,也是后土化轮回不可缺少之物。
 
    后土接过冥书之后,那种熟悉感又回来了,记得当初冥书出世的时候,她就感觉到这冥书与自己有缘。
 
    后土缓缓的将神识侵入其中,冥书之中出现了一道道的法则,生死法则,这是轮回法则的一个旁支,后土有着五层的轮回法则领悟,对于这生死法则领悟起来,自然是得心应手。
 
    在后土深入领悟冥书之中的法则之时,酆都从红云的身上出现,站到一旁,静静的看着后土领悟其中的法则,这些生死法则,酆都已经领悟完成,这部冥书也被他全部炼化,这也是红云为什么不怕后土炼化冥书的原因。
 
    “轮回,生死,,,,缺一不可,盘古留下的落洞,却让后土来补,说起幸运,但又伴随这大不幸,大道轮回,缘法自然。”酆都看着后土的背影说道。
 
    “缘法自然,好一个缘法自然。”红云看着自己的恶尸,他感觉自己的不管是分身还是三尸都有着独特的领悟,这种大领悟,大缘法,红云也不敢说能够悟透。
 
    “待到轮回出世之后,贫道就该归位了,届时就不能陪伴在本尊左右,以后的事情,本尊还需要多加小心。”酆都看着红云有深味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无妨,就算没有归位,你也没有陪伴在我的左右,再说了,我如果有危险,就算你在也不顶用。”红云毫不给酆都留面子的说道。
 
    酆都呵呵一笑,不在说话,直接化作一道黑雾,徐徐的进入到冥书之中,稳坐冥书的枢纽的位置,就等着后土化轮回。
 
    “有了贫道的大道功德相助,后土应该可以脱劫而出吧!”红云喃喃自语道,毕竟现在后土可是肉身与元神都在准圣的境界,到时候有了功德,证道只在眼前。
法则,领悟的更加快速,短短不足千年的时间,后土将生死法则领悟到了四层。
 
 
    当后土领悟了四层我护法,后土永生记得道君的恩情。”后土坚定的说道。
 
    红云看着这一个薄弱的女子要为整个洪荒来担当这么大的封印,心中不由的有些佩服起来,自问自己做不出来,这等大毅力,大慈悲,大博爱之精神,唯有后土一人。
 
    突然,红云对着后土躬身行了一礼:“后土至善无上大德娘娘。”
 
    红云的突然之举,将后土吓了一跳,当即闪到了一边,不敢接下红云这一礼,在她的心中,红云就如同她的师尊一样,从她出世以来,红云都对她有着不少的指点。
 
    “这一礼,你当得,莫说是贫道,洪荒的每一个人的礼,你都能当得起,就算是道祖鸿钧,你也受得起。”红云扬声说道,后土的大慈悲,大博爱,足以受得起任何人的一拜。
 
相关阅读